www.164.net 
  >  资讯中心  >  重点报道
马师傅的秘方
来源:新葡亰市政公司 作者:盖群 时间:2021-01-13 字体:[ ]

“马师傅……”一迈进二工区的大门,我就径直的走向后院,亲切地呼唤着马师傅,每当这时总会听到一声中气十足地“哎!”而今天我却没有得到回应,传来的反而是篮球场阵阵的打球声。正在纳闷,几步来到后院一看,原来竟然是马师傅一个人正在大汗淋漓地打篮球。我不禁笑着说道:“可以啊马师傅,这活力不输小伙儿啊!”马师傅擦了一把额头的汗,憨厚地笑笑:“哈哈,锻炼锻炼。”此时我和马师傅面对面,却像是在两个世界,因为打篮球的马师傅身穿跨栏背心,还满头大汗,反观我的穿着倒是很符合这个秋冬的寒冷。

马师傅名叫马聪,有着好像邻居家老大爷的亲切,又有着像是年轻小伙的心态和体魄,让人既喜欢又羡慕。

鲜明的时代印记

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同志,马师傅可是1978年就来到了新葡亰市政公司,当然,那时也并不是叫现在的市政公司。十三局四分局这个名字想必有些同事也不会陌生,对新同事来说它只是一个代号或者称呼,而对于马师傅这样“元老级”的同志来说,这是那一代人的回忆和寄托,马师傅可谓是见证了四分局的成长全过程。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,在计划经济的大环境下,四分局最红火的时候,马聪下队了,去到了石家庄水电部指派的电厂项目,开始了他的车工生涯。

经历了电厂、水库、煤矿项目,马聪逐渐喜欢上了车工这个岗位,因为是老十三局人,对于工地的环境适应力很强。那时的条件远不如现在,但马师傅回忆起过去的事情,总会很欣慰地说:“那时候虽然苦,但是很快乐,很有意思。”或许这就是那一代人的艰苦朴素。

在四公司的保养厂,马聪跟着自己的师傅赵丽丽系统学习车工和修理,东方红牌的三八车队是一个时代的符号,更是一种荣誉的象征,身在其中的马聪也很是骄傲。当我问起他最喜欢的工作是什么时,他毫不犹豫地回答道:“还是喜欢车工,可能你们理解不了,但那时候干个技术岗位真的很自豪。”

云南的洛天煤矿,项目施工在马师傅的印象中没有太深刻,或许是经历的太多大多都淡忘了,可是云南经常出没的蛇虫却是让马师傅至今难忘的。砖房的办公区,在当时已经算是条件不错的了,但云南当地的蛇数量繁多,种类也是复杂多样,对一个北方人来说,南方这样的“欢迎方式”显然让人无法适应。而新疆的“地窝子”才是另一个崭新的标志,宿舍是部队帐篷搭建起来的,接地气的造型和选址,让这个没有空调的帐篷格外显眼。而这些困难都没有能够阻止四公司的一线员工顺利完成项目施工,特别能吃苦是他们的真实写照。

每年水电公司举办的晚会上,最后压轴的节目都是那首《你会到工地看我吗》,视频里展现的一些老照片,就是老一辈们奋战过的地方和场景,泛黄的影像,朴素的着装,灿烂的笑容,让人每每看了感触颇深。

还是熟悉的配方

在那英和王菲《相约九八》的歌声中,马师傅辗转战场,转行做了大厨。对一个居家好男人来说,做饭并不是难事,但是要做几十人几百人的饭也是个不小的“工程量”。远离故土前往异国他乡时,可把马师傅愁坏了,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这物资贫乏成了最大的难题。千篇一律的饭菜总会让人产生抵触情绪,马师傅也要绞尽脑汁用着仅有的资源变换则花样给大家调剂伙食,“吃饱了不想家”成了马师傅当时后厨工作的“座右铭”,他也在为这句话付诸行动。

第一次见到马师傅是在重庆梁忠高速公路路面项目,一见面就很有亲和力,家都是德州将彼此的关系更拉近了一些,我暗自欢喜,这下又能吃到家的味道了。马师傅自然是“不负众望”,包子、馄饨样样拿手,花卷、烙饼小菜一碟,炒菜、炖肉更是不在话下,马师傅自己研发的卤味,味道那叫一个绝。在辣味称霸的南方城市,能吃上一口北方的味道,也是很幸福的事。马师傅做的家常茄子,醋溜白菜,宫保鸡丁,红烧鲤鱼等等都是我的最爱,说起这些如数家珍。

民以食为天,食以安为先。马师傅是个爱干净的人,不仅是因为做大厨,生活中也是利索干净。菜新不新鲜,洗得干不干净,有没有残留的泥土烂叶,灶台是否整洁,案板冰柜有没有异味,都是马师傅的必做日常,一个偌大的厨房,收拾得井然有序。

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。一天三顿饭,到点就开饭,这背后是马师傅早起晚睡的付出,4点半起床,简单收拾洗漱过后,厨房的抽油烟机准时的响起,灶台前蒸车旁是马师傅忙碌的身影。电饼铛里热着包子,锅里下着打卤面,马师傅不慌不忙,早饭准时上桌。看着大家吃着热气腾腾的饭菜,给现场施工的同事们打好一天的基础,储备好能量,元气满满地开始一天的工作,或许这就是马师傅最开心的事。晚饭收拾完后,马师傅又开始准备卤肉了,经过几个小时的小火慢炖,肉才能真正入味,这一大锅足足熬到深夜,掀开盖子时扑鼻的香味也是值了,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马师傅也能真正的休息了,而第二天依旧是四点半见。

经历过饭票时代的马师傅总能换位思考,那时手拿饭票去打饭的马师傅也总会满怀期待,心心念念盼着有没有自己爱吃的那一口。来自五湖四海的同事聚在一起,正所谓众口难调,怎么让大家既吃得有营养,又吃得开心,马师傅研究菜单,了解大家的口味习惯,虽不能做到人人满意,但至少也让众人欢心。

陶冶情操  鸟语花香

栀子花的清香淡淡弥漫,三角梅的娇丽让人惊艳,发财树的粗壮很有气势,虎皮兰的挺拔惹人艳羡,这些都是马师傅养在宿舍跟前的花花草草,还有许多是叫不上名字来的,远远看去像是个小植物园。同事们偶尔也会去马师傅那里掐一两根绿萝插在瓶中,只要有水就能活,摆在办公桌前又养眼又能净化空气。

生机勃勃的“小园子”怎么能少得了鱼呢,每一只都独一无二的金鱼还有另一个好听的名字——锦鲤。侍弄花草,换水养鱼是马师傅忙里偷闲最爱的事。看着它们从花苞到绽放,每天都有变化,那种喜悦是发自内心的,不仅是生命自己的蓬勃之路,也能在其中看到它们各自成长的努力。

马师傅一直在撇放在床头的小闹钟,还没聊完,马师傅就说:“不行,到点了,我得去做饭了。”心里时刻记挂的都是工作,因为他说:“不做饭,孩子们下班回来吃什么。”他就是我喜爱的马师傅,质朴的马师傅。

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如今已经退休的马师傅,虽然外表褪去了曾经的年少爱追梦,心底沉淀的却是风雨沧桑过后的年轻心态。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Baidu